欢迎光临当当网, [登录 | 免费注册]

| 心理测试 | 减肥 | 好孩子 | 保健 | 投资 | 官场 | 好妈妈 | 裸婚 | 房价
您所在的位置:在线读书 >> 思想·文化 >> 棒喝中国:品味当代禅师王绍璠 >> 第一篇 中国!中国!中国在哪里?

在线阅读《棒喝中国:品味当代禅师王绍璠》

查看您的阅读历史分享给朋友

中国人是不需要宗教信仰的。——王绍璠(1)

  于丹在其《论语心得》中注解孔子的“民无信不立”,把其中的“信”解读为“信仰”,认为人民没有“信仰”是不行的。这种观?得到很多中国人的认同。当今中国的种种乱象,许多人把原因归结为“中国人没有宗教信仰”,包括一大部分精英们也在大谈特谈“宗教信仰”,似乎只要中国人有了“宗教信仰”,一切问题就都解决了。这实在是天大的冤枉,又一次“抬错了棺材,哭错了祖宗”!王老师一句“中国人是不需要宗教信仰的”,石破天惊,唤醒了沉睡的集体无意识。

  翻开中国的历史看看,中国先民们早在周代以前,就已经是“无神论”了,已经是“参天地而化育”的民族。我们的先民们“仰观天文,俯察地理,近取诸身,远取诸物”,创造了经天纬地的《易经》。早在七千?前,他们就开创了灿烂无比的“玉器文明”,巧夺天工,“比德于玉”。在中医的历史上,有着“神农尝百草 ,一日而遇七十毒”的感人故事,有着《黄帝内经》、《本草纲目》、《伤寒杂病论》等光照千古的伟大医著。中华民族还是一个“诗”的国度,从《诗经》到唐诗宋词,我们的先民们以“诗歌”教化人民,赞美自然,顺应大道,天人合一。这样伟大的文明,何曾有过“宗教信仰”?在先秦的儒、墨、道、法、兵等诸子百家的学说中,人们更感兴趣的是“天道”、“地道”、“人道”,而不是当今我们所谓的“宗教信仰”。即便是后来进入中国的佛教,在中国文化的融合下,也逐步转化成了中国化的佛教—禅宗,乃至进一步形成了“儒释道”三教合一的“禅文化”,彻底远离了宗教信仰,深刻影响了中国唐宋元明清的历史。这股力量来自于中印文明结晶的智慧,而不是宗教信仰。当然,中国自古以来,也不是完全没有“信仰”,只是信仰文化从来就不是中国的主流文化。中国的历史恰恰显示,越是“宗教信仰”流行的时代,越是中华民族堕落的时代;越是“智慧”彰显的时代,越是中华民族文明的时代。

  孔子所谓“民无信不立”中的“信”,不是“信仰”,是“信用”或者说是“诚信”。一个民族的人民,如果没有了“诚信”,是不可能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当代中国人面临的巨大问题,不是什么“信仰危机”,而是“诚信危机”。许多人之所以不讲诚信,是因为他们丢掉了智慧。所以,归根结底,中国人更需要的是“智慧”,而不是“信仰”。关于这一点,笔者可以用一个形象的比喻加以说明。

  就像一个人,在身体疼痛之时,该怎么办呢?三种类型的人,分别采取三种态度。第三类人,遇到疼痛时没有办法,只知道呼天喊地、哭爹喊娘,痛苦不堪。这种人就是“没有智慧,也没有宗教信仰”的人,他们很可怜。第二类人,在遇到疼痛时,他们找到了一个办法,就是吃鸦片。吃了鸦片,疼痛暂时可以消去,但并没有真正解决病根。所以,鸦片麻醉性过去后,又会疼痛,于是,又要接着吃鸦片。他们的逻辑就是“疼痛—吃鸦片—暂时止痛—感受到人生短暂的快乐幸福—麻醉消失—再疼痛—再吃鸦片..”。他们的快乐是建立在“吃鸦片”的基础上的,离开了“鸦片”,就会痛苦。这种人就是“有宗教信仰,而没有智慧的人”,能感受到作为人的快乐,可是他的快乐是暂时的,不究竟的。第一类人,在疼痛来临时,他会怎样呢?他首先能够面对痛苦,然后运用自己和他人的智慧,分析疼痛的根源,加以医治和调理,从而解除疼痛,重新享受人生的快乐。这种解除,是从根本上的解除。这种快乐,是究竟彻底的快乐,是真快乐。这种人,就是“有智慧,不需要宗教信仰的人”。“宗教信仰”就是精神的鸦片,即使有用,也只是暂时有用,并不究竟,并不圆融。

  借用上述例子,我们可以看看人类世界。中国的先民们,曾经大多数都是第一类人,他们是有智慧的族类,不需要信仰。他们的智慧足可以解决人世间面临的一切问题;他们的智慧足可以与天地合一,快乐幸福,和谐万邦。他们的心中没有神仙、没有上帝、没有救世主,即使有,也纯粹是出于实用或娱乐之目的,并不真以为有。他们相信自己,他们追求的是“道”,而“道”是变动不居的。西方人,他们恰恰是文明还未得以完全开化的族类,他们是有信仰的民族,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信仰“上帝”或者别的什么神。他们的信仰是虔诚的,因而他们是典型的第二类人,有信仰没有智慧的人。这里所谓的智慧,是指根本智慧。西方人或许有些智慧,但缺乏根本智慧。只要他们离不开“上帝”,他们就永远是第二类人,做不了第一类人。因为在智慧的人看来,人格化的“上帝”根本就不存在,它只是能暂时解除人类痛苦的“精神鸦片”,虽然有作用,可是并不能真正解决痛苦。而当今许多的中国人是哪一类人呢?很不幸,我们从第一类人,一下子堕落成了第三类人。我们现在居然是“既没有智慧,又没有宗教信仰”的第三类人。当今许多的中国人,可以说远远不及西方人幸福快乐,更无法想象我们先民的智慧生活。我们是第三类人,也难怪精英们要呼唤“宗教信仰”。因为有了“信仰”,我们至少可以升级为第二类人。这个方案,理论上似乎可行,可是在实际上根本做不到。因为当代许多的中国人,正如王老师所言,是“沉睡的兔子”。我们的基因决定了我们要么堕落为第三类人,要么觉醒为第一类人。我们本来是第一类人,只不过近两百年,我们睡着了。现在,是我们苏醒的时候了。王老师说:“龟兔赛跑,哪有乌龟赢的道理?只要兔子不再睡觉就好!”

  当然,人类世界永远会有三类人,我们也要允许三类人的存在,就像“人类中心主义”不对一样,自然界的一切动物、植物,都是有权利生存,更何况人类呢?只是,那些自诩为精英的人们,不要以为这个世界上只有两类人;不要以为只有“宗教信仰”才是正确的、唯一的。王老师可能是要棒喝大家:还有另外一种人,正如我们的先民一样,是有智慧的人类,他们不需要宗教信仰。

  中国人不需要宗教信仰,需要智慧。

  (黄东涛)

  

小贴士: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按回车(ENTER)可返回该作品目录。鼠标双击滚屏

棒喝中国:品味当代禅...

  • 棒喝中国:品味当代禅师王绍璠

    作者:黄东涛 郑... 类别:思想·文化 华夏出版社 2011-09-01

数据载入中 ...

加入读书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