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当当网, [登录 | 免费注册]

| 不抱怨 | 心理测试 | 不生病 | 公务员 | 蜗居 | 剩女 | 最小说 | 好妈妈 | 朱镕基
您所在的位置:当当读书 >> 精华书摘 >> 正文

张国荣去世前深受新欢旧爱拉锯战折磨

日 期:2010-04-02 04:01:11   来 源:《张国荣画传》

  2001年,张国荣和唐唐之间传出有第三者介入。

  这名“新欢”名叫Kenneth,身材瘦削,左耳穿有耳孔,身高约1.8米,原籍上海,曾经移居美国。他的父母在大陆开设证券公司,家底丰厚。据传闻,张国荣是在好友林青霞夫婿的时装店内认识高大英俊的Kenneth,Kenneth性格活泼开朗,与沉默寡言的唐唐性格南辕北辙,两人很快走在一起,同时张国荣经常与唐鹤德两地分隔,很快地Kenneth便开始令张国荣

  “不能自拔”。常常有人见到张国荣在北京与这位俊男共同出入“国际俱乐部”。

  再之后,张国荣索性请Kenneth担任他的私人助理。

  很自然的,他与唐鹤德关系转淡的消息慢慢传开。一开始,唐鹤德对张国荣与Kenneth之间的关系采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二人仍同居于香港加多利山的住宅。据一名知情人士透露,哥哥身边出现了“新欢”对这两人多年的感情构成威胁,但是唐鹤德似乎相当泰然处之。他说:“其实两个人相处多年,可以说是各自各精彩,只要最后懂得回家,彼此是不会干涉对方的。”

  话是这么说,但是张国荣和唐唐两人共同在公开场合出现的情况越来越少了,每当有Kenneth出现,唐鹤德总是踪迹渺然。

  不过真正让张国荣与唐先生感情出现裂痕,是2002年7月,唐鹤德以私人名义暗中开了一家贸易公司,让张国荣非常的不满,因此,他把两人爱车的车牌“299”送给Kenneth,并且资助Kenneth与家人开公司。这样的举动自然让唐唐又伤心又失望,很快的,坊间又传出他也另结新欢。传说唐唐早在1998年就与友人在荃湾愉景新城联名购置房子,关系看来很好。2002年10月,香港媒体更发现一位身形健硕的男子到哥哥与唐唐位于加多利山的32 号寓所,接唐唐一同外出打羽毛球。

  哥哥与唐唐要好时,也常打羽毛球,看来,两人十几年稳固的感情,第一次面临重大的考验。

  2002年9月12日,张国荣在寓所举办其46岁生日庆祝宴会,意外的是唐鹤德一整晚未曾露面,而Kenneth则以主人身份待客,让人疑窦丛生。当年,唐鹤德送给张国荣一部银色金龟车做生日礼物,只是,自二人感情出现问题后,便很少见到张国荣以该车代步。

  而据哥哥的邻居透露,哥哥的寓所半夜常传来争吵声。

  2002年哥哥独自去上环济公庙祈福,更用一条红线连系两人的塔香。

  据张国荣哥哥风水师张发荣表示,夫妇出现第三者时,便会用红线牵两人塔香,以维系感情。在近一年的新欢、旧爱拉锯战中,张国荣情绪大受影响,加上先前的忧郁症发作,终于,2002年11月,报纸上传出张国荣自杀未遂的消息。

  张国荣当然不想刻意解释,然后他足不出户、不接新戏,连角逐金马影帝的颁奖典礼也没有出席,这实在有违他一向爱热闹、爱靓的性子。2002年底,哥哥在一次某名牌服饰旗舰店开幕式中亮相,吓坏了在场的所有媒体,他解释说自己之所以如此清减,纯粹是因为胃酸回流灼坏了喉咙,以致消化系统和发声系统出毛病。

  不过,众媒体似乎并不认为这是令哥哥消瘦的理由,直到拍摄《异度空间》传出撞邪后

  ,情事才又被重新提起。不过,2003年3月,先有媒体拍到他与唐唐一块开车到浅水湾饮茶,哥哥当时见镜头不闪不躲,还笑着说:“是啊,我就快开工了!”接着3月8日晚上又突然出席“百事音乐家族慈善演唱会”,而3月2日晚,他又跟唐鹤德并肩出现在金钟UA电影院看电影。

  淡淡三月天,哥哥和唐唐的情,一切仿佛都是这么美好,只见交融。只是哥哥怎么看都瘦得厉害了些。同时为了显示两人关系如常,张国荣与唐鹤德曾在张国荣的生日派对之后结伴出席另一好友生日会。两人也跟往常一样“共同进退”,于生日会后一同回加多利山寓所,以行动辟谣,以显示两人关系似乎仍然非常密切。

  张国荣跳楼自杀的当晚,遗体由医院送往西环殓房,哥哥的“新欢”Kenneth陪同护送,但其后他没有再发表任何评论。

  而哥哥的旧爱唐唐于4月2日凌晨3时45分,穿着白色浴袍,在司机陪同下走出家门,他一脸憔悴,面上挂了两个大眼袋,唇上还有未干的鼻水,隔着铁闸向门外的数十名记者表白他对哥哥的感情,并透露哥哥其实早有自杀前科。

  唐唐跟哥哥的感情,虽然未必得到外界的认同,但他们的朋友、家人却很接受,并视他们是一对。他们的感情亦如同夫妻一样,现在哥哥已死,一向只站在哥哥背后默默支持他,从来不会在传媒面前发言的唐唐,也要走出来向传媒做出澄清,而他对哥哥的关怀,亦未因为记者的贴身追踪而退缩。唐鹤德带着疲累身躯,亲自去殡仪馆为哥哥打点丧事,注视哥哥的遗容良久,默不作声地离去,随同的记者只能从他落寞的神情中感受他的伤痛。

  在唐鹤德悼念张国荣的讣闻中,只有简单的七个字,取自《有谁共鸣》一曲的一句歌词——“夜阑静有谁共鸣”,短短的七个字,是唐唐最后的泣诉别离。

  小楼明月依旧,只是,一挥手,袖底都是烟云。

精华书摘

战后之战

作者:蒋晓勤、姚远、

南京大审判前一段不为人知的战犯引渡经历……

读城

作者:任欢迎 李光 主

当代作家群体诠释城市历史和生活变迁……

图书连载24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