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当当网, [登录 | 免费注册]

| 不抱怨 | 心理测试 | 不生病 | 公务员 | 蜗居 | 剩女 | 最小说 | 好妈妈 | 朱镕基
您所在的位置:当当读书 >> 精华书摘 >> 正文

中国最早的色情文学如何描绘一夜情过程?

日 期:2010-06-12 10:46:39   来 源:《想象唐朝:唐人小说》

  唐人小说的第一大主题是“情爱”,如果说我们要把唐人小说和六朝志怪小说区分开来,那么这个主题是最重要的指针。六朝志怪小说大量记载的是神仙鬼怪、因果报应,很少有情爱,但是唐人小说绝大部分作品都和我们现代的小说有一个共同之处----通常都有一个男主角和一个女主角,而且男主角和女主角通常都要发生恋爱,这一点,唐人小说已经和现代完全接轨。

  这个主题所涉及的作品实在太多,而且唐人小说在情爱主题下展示的这些恋爱情景,跟今天的想象有很大的不同。

  开放的爱情

  第一是开放的爱情。唐人在性观念方面比我们今天还要开放,这个开放不要往贬义上理解,他们的开放,是对有些问题的看法和今天的道德标准有很大距离,而且远比我们现在开放。举一些作品为例:

  比如《游仙窟》,这篇作品比较特殊,它在中国一度失传,但是因为当时它的作者在日本和朝鲜备受欢迎,享有盛誉,所以日本人把《游仙窟》买回去在日本流传,到了近代重新返传回中国。鲁迅和他的日本友人对《游仙窟》有着非常浓烈的兴趣。1926年川岛在鲁迅协助下,将全文重新校订、标点,由北新书局于1929年初印行。这个以日本刻本的插图作为封面的排印本可算大有来头--前面有鲁迅写的序,封面由钱玄同题签。周作人也写过一篇《夜读抄》来谈《游仙窟》。为这样一篇色情文艺作品,三位现代文化史上的大人物次第出场,堪称“化色情为学术”的著名个案。

  唐代保存至今的色情文艺作品的极品,目前只发现了两种,它们也是目前所见中国最早的色情文艺作品:一种是白居易的弟弟白行简所写的《天地阴阳交欢大乐赋》残卷,另一种就是张文成所作的传奇小说《游仙窟》。这篇色情文艺名篇,确实可以说是性感之至!但是一千三百多年的历史,又使它显得那么古雅、那么神秘。

  《游仙窟》的主人公,他用第一人称--“下官”--自叙旅途中在一处神仙窟中的艳遇。五嫂、十娘都是美丽而善解风情的女子,她们热情招待“下官”,三人相互用诗歌酬答调情,那些诗歌都是提示、咏叹恋情和性爱的。因为性交、做爱之类的事毕竟不像别的事物那样宜于直白说出,所以不免要发展出许多隐语,这些隐语又进一步发展成谜语,而且往往采用诗歌的形式,成为色情文艺中一个特殊品种。且看《游仙窟》中的例子:

  自怜胶漆重,相思意不穷;

  可惜尖头物,终日在皮中。(下官咏刀子)

  数捺皮应缓,频磨快转多;

  渠今拔出后,空鞘欲如何!(十娘咏鞘)

  谁都能看出来,这对男女表面上是咏削水果的刀子,实际上是在说男女性器及其交合。后来在晚明的民间色情歌谣中,这种形式被大量使用。

  接着那“下官”就逐渐提出要求:先是要求牵十娘的素手,说是“但当把手子,寸斩亦甘心”,十娘假意推拒,但五嫂却劝她同意。“下官”和十娘牵手之后,又向十娘要求“暂借可怜腰”(搂住可爱的腰肢)。搂住纤腰之后,又要索吻,“若为得口子,余事不承望”。而接吻之后,那浪子“下官”当然就要得陇望蜀,提出进一步的请求,但是未等他明说,十娘已经用“素手曾经捉,纤腰又被将,即今输口子,余事可平章”之句,暗示既已经接过吻,别的事情都可以商量。

  随着五嫂不断从旁撮合,“下官”与十娘的调情渐入佳境,他“夜深情急,透死忘生”,“忍心不得”,“腹里癫狂,心中沸乱”,最后“夜久更深,情急意密”,终于与十娘共效云雨之欢。文中描述二人欢合情景:

  花容满面,香风裂鼻。心去无人制,情来不自禁。插手红裈,交脚翠被。两唇对口,一臂支头。

  这是中国文学作品中直接描写男女性行为的最早段落,时间约在公元700年稍前一点。若与明代那些色情小说中对性爱的描写相比,《游仙窟》这一段已是含蓄之至了,它主要是将男女调情的过程详细描绘渲染,造成很大的煽情效果。

  第二天一早,“下官”就含情脉脉地和两个女子告别了。用今天的话说,这是一个一夜情的故事。但作者对一夜情没有任何批判,而是采取唯美主义、自然主义的方式,描绘得非常美好动人。

  有一夜情当然就要有婚外恋,唐人小说中这样的作品也很多。比如《李章武传》,只能算是唐人小说中的二流作品,讲述男主角跟房东儿媳的恋爱故事。又如《冯燕传》中的婚外恋,两个军官,其中一个军官和另一个军官的太太有了婚外恋,最后闹到凶杀--这篇作品是我们的文学史中都有意或无意忽视的,而且这篇作品我本人特别喜欢,所以后面我会详细分析这篇作品,作为唐人小说的个案。

  还可以提到《绿翘》,它之所以有名,是因为涉及唐代著名女道士鱼玄机。唐代的女道士是一个非常暧昧的身份,有些人用难听的词汇说女道士就是妓女,这样的说法太粗暴。唐代的女道士,其实经常扮演着一些文艺沙龙女主人的角色。比如以鱼玄机为例,鱼玄机作为唐代女诗人有一些名气。她整天就是接待各种著名的文士,和那些文士们保持着浪漫的关系。当然她会和一些文士发生恋爱的关系,也可以说有点类似交际花一样。总之这些女道士是那个时代受过最多教育、文学艺术修养最高的女性。鱼玄机留下了一些诗,现在我们能找到她的诗集,里面篇章不多,《绿翘》里列举了鱼玄机当时著名的一些诗句,但是她最好的诗句没有列入--我觉得应该是“易求无价宝,难得有心郎”。

  门第的影响

  在唐代有一种社会风气,就是很讲究门第,名门家族出身的人受到尊重。一般男性踏上仕途应科举然后做官,这些人有一个基本的套路,就是一旦进士及第开始做官,就会有人做媒,让这位进士娶那些高门女子,而这些男的也愿意这样做,因为娶了高门女子就会构成仕途上直接或者间接的支持。

  这样一来,一方面男女婚姻要讲门第,但是另一方面,你想在唐朝,那么开放,有很多非常浪漫的男女交往,所以经常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有的男性在富贵之前与等级低的女子交往,然后等到他发迹做了官,就又另娶高门,这就像陈世美的故事了。所以这样的事情在很多唐人小说作品里有反映。

  白行简的《李娃传》,按我的标准是唐人小说中最好的几篇之一,它讲的就是这个问题。郑公子出自名门,他和一个妓女李娃恋爱,发生了许多悲欢离合的故事,由于李娃的表现实在太突出,所以最后居然被郑公子的家族接受了,郑公子正式娶了这位妓女。后来,郑公子做了大官,李娃还被封为汧国夫人。这样的例子很少见。

  元稹的《莺莺传》则是悲剧,最后崔莺莺嫁了别人,张生也另娶了别的女子。“红娘”的典故就是从这里来的。在小说里崔莺莺和母亲寄居在一个佛寺里,有人认为这不像高门之女。当然崔莺莺的门第到底多高,仅仅根据《莺莺传》不足以考证。《莺莺传》的后身就是著名的《西厢记》,改成了大团圆的结局,“愿普天下有情的都成了眷属”。

  蒋防的《霍小玉传》是许多文学史著作中喜欢提到的,但是在我的评价标准中只能算是二流作品。这个霍小玉就是身份比较低的女子,她和贵公子李益恋爱,后来李益变了心不愿意娶她。这篇小说中有一个情节特别说明门第的影响:霍小玉和李益热恋时对他说,我今年十八岁,你二十二岁,我知道你将来一定会娶高门第的女子,就算你三十而立吧,你三十岁娶高门第的女子,我只希望能从你二十二岁到三十岁,和你一起生活八年,这样我就心满意足了。但是这个李益刚开始时对霍小玉说,哪有这样事情?我就是要娶你做夫人的,但事实上只过了很短时间,好像一年不到,就躲着不见霍小玉,最后霍小玉悲愤而死。

  “发乎情止乎礼”的境界

  古人有“发乎情止乎礼”之说,我们都知道这在男女交往中是很理想的境界。有人说男女之间,要么做情人,要么做爱人,要么成陌路,你想发乎情止乎礼是很难做到的事情。在当代中国仍然是这样。但是沈既济的小说《任氏传》中,就有这样的事情。

  任氏是一个美丽的狐狸精,被一个姓郑的公子所爱,后来郑公子知道她是狐狸精后,仍然爱她,他们同居生活。郑公子有一个哥们儿叫韦九,他们两个经常在一起鬼混,有一次韦九对任氏起了非礼的念头,任氏是弱女子,努力抗拒眼看就要支持不住了,这时候任氏就哭了,她对韦九说,郑公子太可怜,因为没有钱没有权势,现在连自己的女人也保护不住了。任氏这一哭倒把韦九的心哭软了,他就停了手。此后韦九改用另一种方式去爱任氏--他不断地资助任氏和郑公子,任氏也知道韦九爱着自己,但是他们两个人就保持着发乎情止乎礼的状态,此后他们三个人就这样友好地相处。这种情形在我们今天的现实生活中,应该是非常少见的。

精华书摘

嫁个好男人

作者:方舟舟

三十岁以后的未婚男女该怎样面对伤痕累累的感情?

自主学习

作者:林格,程鸿勋,

厌学是教育的“癌症”,而学习的本质是自我更新。

图书连载24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