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当当网, [登录 | 免费注册]

| 杜拉拉 | 心理测试 | 减肥 | 好孩子 | 保健 | 投资 | 官场 | 好妈妈 | 裸婚 | 房价
您所在的位置:在线读书 >> 精华书摘 >> 正文

“地志”不止于地志

日 期: 2011-03-29 17:43:44    来 源:当当读书

8年前我出版了《罪过与惩罚:小村故事(19311997)》。在那本书中,我以以下文字结束小村的故事:

 

乡村之诗意的法的终止之时就是国家之平淡叙事的法制进入之时。在二十世纪,小村以及滇池东岸的人民已经见识过无数次国家之法与乡村之法的遭遇。……但是国家法和乡村法的冲突远未结束……总之这种相互遭遇、相互对话和相互进入还要继续到我们活着的人看不到尽头的未来。我们在此将故事打住,就算是打住在国家法律和乡村之法在本书里的最没有什么意义的对谈发生之时吧。

 

  8年后再来读这些文字,我的头一个感慨是:一个弹丸之地的变迁也是如此不可预料。当时那个地方居然被我描述得安详平和,好像此前半个世纪的风云激荡和暴风骤雨将不会再降临一样。回想起来,我写出以上文字的那个时刻(2002年)算得上是小村最近一百多年历史上比较平静的时期。它的平静容易使人想起人类学的一些经典民族志所描绘的异邦和“没有历史的人民”。例如尼罗河上游随着水旱两季的节律而养育牛群的努尔人的生活,例如南太平洋岛上的人民之间似乎永远不变的互惠交易,等等。可以说,在那时候,我和小村人都不能预料两三年以后这里会发生如此巨大的变化。这种沧桑之变可以用“城市化”来概括。而用小村人的话来说,这个变迁是“失地”。城市化或失地的速度如此之快,以致这个直到2003年还基本以种植蔬菜和花卉为生计的村庄,仅过5年后就不再有任何耕地。那些数年之前的耕地之上,如今矗立着一些昆明市的地标性楼盘和开发项目,小村所在的地点也成了大昆明城市地图的中心,或者用小村人的话来说:昆明的“肚脐眼”。在这样的一个快速城市化过程中,对包括小村人在内的任何观察者来说,这个地方的景观或者说地景的变化应该说最触目惊心!0000在最近几年,每一次来到这个地方,当地人谈到的话题总离不开“土地”和“房子”。20073,我和诗人于坚在小村拍摄村民委员会换届选举的场面时,村民和候选人面对镜头谈论的基本上都是“土地”(主要是谈征地补偿款)和“房子”。这一届村委会换届选举中影响当选的关键问题就是征地补偿款如何使用?能否让村民按自己的意愿盖新村?两年之后,我们在看电影素材时发现,早在换届选举之前,村里就有组织宗教仪式的老奶奶们向当任的村委会主任提出要地盖“财神庙”。2009年初我们在村里的时候,一个组织盖庙的老太太讲述起当时的情景时说:我对老皮(村委会主任)说,你如果不给批地盖房子,小心你当不上主任。这个威胁很有效,主任当时承诺批地盖庙,并在他连任以后兑现了诺言。这些是我们在两年后,小村人举行隆重的财神殿开光仪式时才意识到的。总而言之,这些事使我注意土地(包括与土地相关的水利)和房子与一些传统的政治人类学问题之间的关系。这些传统问题包括政治领袖、男人和女人在政治和信仰活动中的分隔与互补、村庄内外的纠纷及解决、城市化之下的社会空间重建与村民的宇宙观显现等。这也就是这本关于小村在新世纪的书将村庄的地景或景观(landscape)作为主题和基本内容的原因。简言之,这是一部关于小村的水、土和家宅的地志。

  人类学近些年来出现的说法之一是“地志学”(topographic perspective)转向。事实上,强调从地志这一进路出发不是空穴来风。如有人类学家所言:地志学隐喻已经在最近几十年来的诸多议题中初现。它们是如路途(routes)、空间实践、视域、运动、栖居等这些已经成为老生常谈的东西。此外,地志学与人类学最近二十年强调的 “物质性”(materiality)基本上是同族性的论题或视角。在这些倾向的背后,隐藏着的或弱或强的理论和实践关怀,是要超越现代性和后现代性的争论,使人类学回到“面向实事”和以具有实践紧迫性的问题为起点的研究上来。在这方面,地志比其他物质性研究表现得更为强烈。而且,如果要说地志学与其他物质性研究话题有什么区别,我想主要是地志研究路径背后的知识论。概言之,它是以当代实用主义倾向的哲学,特别是唐纳德·戴维森(Donald Davidson)哲学为知识论背景。我曾在其他地方讨论过这种又被称为后经验主义的哲学对人类学的影响。在这篇导言中,我将对这种哲学与地志学的关系作一简要交待。但在此之前,让我们先谈一谈什么是人类学的地志学视角。

  当下人类学者处理的已经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地志,即那种对地方的景观/地景作“客观”描述的地志。这种“地志”也不像传统的人类学那样,将景观仅仅当作人活动/行动的场景(setting)描述,而是如一个最近的人类学地志定义所说的:它是一种将地理、居住、政治性边界、法律现实、过去历史的踪迹、地方—名字等包容进特定空间的综合知识。从“综合性”着眼,地志可以看作与莫斯所称“总体社会事实”相当。更重要的是,在当代,从地志视角进行人类学民族志研究具有强烈的实践紧迫性和深刻的理论意义。关于实践意义我将在导言的最后部分进行讨论,其理论意义则可以说不仅在于总体社会事实这一特征,更在于以上提到的地志研究的知识论背景,即“彻底解释”。质言之,它为地志学提供了超越现代和后现代争论的知识论基础。有关这一方面将在以后讨论。

  从知识论上说,地志学的视角与当代地理学关于“第三空间”的研究视角有异曲同工之处。例如,第三空间强调历史性—社会性—空间性的本体论三元辩证法与地志学的以上主张很吻合。此外,这种地志学与当代人类学中的栖居视角也有“家族相似性”。{迪姆·英戈尔德(Tim Ingold)指出:“栖居进路是将有机体—个人(person)在环境或生活世界中的浸入视为存在的不可逃却的条件。从这一视角看,世界持续地进入其居民的周遭,它的许多构成因其被统合进生命活动的规律模式(regular pattern)而获得意义。Tim Ingold, The Perception of the Environment: Essays on livelihood, dwelling and skill, New York: Routledge, 2003.}这些进路都主张要超越主客二分和文化—自然二分的传统社会科学框架。例如,栖居视角就强调要从能动者—在—环境(agent-in-an-environment)这样一种现象学式的视角,来理解人们的生活形式。

  这种地志学与中国传统景观的观念十分接近,只是这两种对景观的描述基于各自不同的知识传承,使用各自不同的话语。当代地志学的背景是从传统的地理学和形态学开始,到当代的(文化研究影响下的)景观研究和(受到现象学影响的)栖居视角等的西方社会科学脉络。这个传统早先受到实证主义、阐释学和现象学的交替影响,在当代则受到后经验主义和新实用主义的洗礼。但无论如何变化,这种地志学是从以自然主义或人文主义阐释学(或两者合一)为前提的西方社会科学出发,试图通过融合他者的“地方性”视域来寻求更普遍的解释力。与之相反,中国传统的景观视域是基于一套关于天人合一的宇宙观,具体体现为风水观念的知识类型。因此之故,这两种传统的知识类型在地志和景观研究的界面相接触时,两者之间如何能够“共度”(commensurability)就是一个必须面对的问题。本书作者的信念是,这两种关于景观的知识类型根本上是可以相互共度和相互翻译的。这样的信念包括:用各自不同的语言或知识话语书写的文本是能够被他者理解和解释的。虽然承认能互相翻译和解释,虽然理论上主张可以用两套知识话语进行各自的书写,但是这里确实也会出现以哪一种语言为翻译基准的问题。在本书中,我基本上还是以“地志学”的语言去解释“风水”,这当然会使一些强调“本土化”的同行感到失望。但作者的一个信念是:在认识到相互能够共度和相互能翻译的前提下,以哪一种语言解释或翻译的问题并不像本土论倡导者想象得那么致命。而对面向中国经验的社会科学来说,更重要的问题是如何在一个共同主体的世界中,寻求使“传统的知识”获得普适性的地位。这好像是在主张用一种相对主义的策略去追求普适性的承认。几年前我曾在一篇文章中将这种“相对主义策略”表述为:“使我们对本文化的主位分析也当作基于‘施惠原则’的阐释活动”。

  也许再过几十年,目前对立着的观点都会烟消云散。这种说法也不是空穴来风。事实上,造成目前这些争论的前提仍然是:相信概念相对主义不可克服,相信不同语言之外存在一种超越性的普遍语言,相信可以将种种方言翻译成这种普遍语言。试想一下,如果这些信念被普遍放弃后,这个关涉能否翻译和如何翻译成普遍语言的问题还会存在吗?

  因此之故,如要想做一些有所成效的工作,我们就不应该将精力放在基于这种虚假前提下的人类学“反思和批评”,相反应该以创世的勇气和视野面向实事。如果用维特根斯坦的话来说,就是要将这些实事视为“一目了然”之事。在本书所涉及范围,实事就是“地志”。维特根斯坦在《哲学研究》中有一段话,好像接近于本书的“地志”的意思。

  (在一座城市成为城市之前,它得拥有多少房屋和街道呢?)可以把我们的语言看作是古代的城市:它是由错综复杂的狭小街道和广场,新新旧旧的房屋,在不同时期作了添补的房屋组成的迷宫;包围着这一切的是街道笔直严整,房屋整齐划一的许多新市区。

  有很长时间,我对这段话百思不得其解(即使现在也可能是在误读)。我此刻比较肯定地认为,维特根斯坦的意思是不要将城市看作是由什么具有完整性或本质性的东西构成的,谈论城市就是谈论一些具体的街道,这些街道有旧的弯曲的老城,后来也有了依据规划建立的新城区。它们都一目了然地在那里。我想这就是我们描述地志时应该遵循的“原则”。

 

 

 

新书抢鲜读

花出尘埃

作者:紫云

演艺圈,是一个外面的人无比羡慕向往,里面的人无比迷茫倦...

陈独秀正传

作者:陈利明

这部传记意在为陈独秀正名,还原一个真实的中共第一代领导...

图书连载24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