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当当网, [登录 | 免费注册]

| 杜拉拉 | 心理测试 | 减肥 | 好孩子 | 保健 | 投资 | 官场 | 好妈妈 | 裸婚 | 房价
您所在的位置:在线读书 >> 精华书摘 >> 正文

如果别人已经说了“对不起”,那我们就应该原谅他

日 期: 2011-10-10 13:23:57    来 源:《最后一次说爱你》

一个男人如何告诉另一个男人——另一个父亲——你将要结束了他女儿的生命呢?如果你住在加利福尼亚,而他住在爱达荷,那么答案很简单:给他打电话。

不幸的是,不论距离多么遥远,这件事都一样的让人难以启齿。

“奥克塔吗?我是伊森。”

“早上好,安娜怎么样了?我们已经好几天没通电话了。”

“她……还是老样子。”

“哦,那希希呢?她过得怎么样?上次我和斯图亚特打电话,他说她非常想去医院看妈妈。”

“我昨天把她带到这儿了。她让我不得不这样做。”

“我知道,你一开始就说过,在安娜没有好转之前不必去看她,因为那对我来说没有什么意义,但我想也该是时候去看她了。你怎么想?”

我知道这正是把我必须要说的话告诉他的最好时机,但还是很难以启齿。“呃……嗯。我想,是时候了。”

随后是好几秒钟的沉默,电话里只听见电流声。“你好像有什么心事啊,伊森。能告诉我吗?”

就是现在了。我不能再隐瞒了。“是的……你应该过来。实际上,我想让那些你认为应该来的家人都过来。”

他又犹豫了一会儿。“这听起来似乎不太好啊。”

“是的,确实不好。几年前,我们还住在莫斯科的时候,我们立下了生前遗嘱。它们规定,如果遇到像安娜现在所处的这种情况,我们将不会以人工方式维持她的生命。她觉得合适的期限是一个月,那就是……”

他冷静地接过我的话,说道:“现在。”

“是的,根据医生的建议,我们判定在这种情况下,安娜恢复的可能性很渺茫,而且鉴于遗嘱的规定……我们已经同意按安娜的意愿行事。”

“我知道了。什么时候?”

“他们五天后会关闭血液透析装置。那之后,她也许只能支撑几天。

他静静地说:“我会去那儿跟她道别的。”我可以听出来他的声音在发颤。

下一个电话是打给爷爷布莱特的,对话就像我所预期的那样展开。大部分时间都是我在说话,他只是时不时插下话来表达他的同情。我向他解释了生前遗嘱的事情并邀请他和家人一起来跟安娜道别,之后,我就把他回俄勒冈后所发生的一切都告诉了他,特别强调了我是如何陷入了我所谓的“三个星期的绝望期”的,然后希希的失踪又是怎么把我从黑暗中解救出来。

“你父亲如果知道你在面对困难的时候,没有步他的后尘,他应该会很高兴的。”

“也许吧。但我差一点儿就步他的后尘了。”就差那么一点儿。“当然,我现在也更能体会他所经历的痛苦了。”

“我确信。实际上,那倒提醒了我,那个年轻的女士怎么样了?”

“希希吗?她处理事情可比我要好。有时候,我感觉她像个大人,我反而像个小孩,凡事都得向她学习。”

他清了清嗓子。“我是说……另一个年轻的女士。她叫什么来着?艾比吗?”

“你是说艾希莉吗”

“就是她。”

他想把话题转到艾希莉身上,我并不感到意外。那个午夜的某些片刻,我读完安娜最后的留言之后,我集中精力最后所想的正是——爷爷到底想要我从他的集中营经历中学会什么。我的脑海里又浮现了我们以前讨论这个话题时,他跟我说过的话。

最美好的事物往往就在那儿,等着我们去把握。这才是关键:“最美好的”。

在他的日记里,还有在安娜的病房里他讲述的故事里,他都描述了一句特别的话,他说那是他一生中听过最美好的话语。安娜在她最后的留言里,也为我写下了同样的话——四个看似平凡,但却一点儿也不平凡的字。我原谅你。

对我而言,原谅艾希莉·摩尔似乎是个很荒唐的想法,然而我知道那是爷爷认为我应该做的。“我不知道,”我承认,“我最后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她站在他家房子的门廊,听着我痛斥她。”

“是的,嗯……每个人都会犯错的。”

我不知道他是在说我还是说她。

“你现在明白我为什么要你读我在毛特豪森集中营的经历了吧?”

“嗯。”

“还有呢?”

“还有就是,我不清楚我是否能够做到。我不知道我是不是愿意那样做。”

“当然,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被别人原谅过,也原谅过别人,而那些情况似乎怎么都是不可原谅的,所以,我可以确信地告诉你,治愈创伤唯一的途径就是原谅。”

我确信他希望给我提供摆脱黑暗的明灯,或者类似那样的启示。但是他并没成功。我第一次见到艾希莉时就有的憎恨并没有丝毫改变。我不想跟他争论这个问题,于是我马上结束了这次对话。“好吧……我会考虑考虑的。但是现在我还要给其他一些人打电话。你可以跟家里人说说,告诉他们发生的一切吗?”

“当然可以。过几天,我就会和能过去的人一起去那里。”

我挂掉了电话,这时希希从病房中间的空床上坐起,用她那双明亮的眼睛看着我,跟我打招呼:“早上好,爸爸。”我在联系爷爷布莱特之前,已经确认过她睡着了。希望她没有听到太多我刚才所说的话。

“早上好。你睡得好吧?”

“嗯,是曾祖父吗?”

“嗯嗯。”

她把被子掀到一边,从床上爬起来。“谁是艾希莉啊?”她一边轻描淡写地问道,一边走到安娜的床边,握住她妈妈的手。

我心里在说,就是你们没脑子的实习老师。“哦……就是个做了一件很糟糕的事的人。”

“什么事?”

“没什么大事,小南瓜。你不用担心。”

她放下安娜的手,走过来,站在我的躺椅旁边。“她说‘对不起’了吗?”

“说了。”

“妈咪说过,如果别人都已经说了‘对不起’,那么我们就应该原谅他们。”

我把她拉过来,紧紧地抱在怀里。我的目光越过她的肩膀,盯着一动也不动的妻子。“我希望事情就那么简单。我真的这样希望。”我的确是那样希望的,但是我知道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

她依然抱着我,说道:“那是妈咪说的。”

新书抢鲜读

苹果的哲学

作者:李屹立

“角斗士”乔布斯最适合中国CEO的商业智慧精髓。

圈子·段子——...

作者:十三叔

北京城的富人们,如何用段子消遣,靠圈子发财?

图书连载24小时点击排行